澳门赌场,澳门赌场官方网址

听书阁 - 网游小说 - 斗破之无上之境在线阅读 - 第两千八百六十四章 我是谁

第两千八百六十四章 我是谁

        幻境之中,萧炎经历了截然不同的一生,萧炎懂的了什么叫岁月蹉跎,从未感受过苍老,幼年青年中年再到老年,一座山,一棵树乃至一朵花,也会因为年龄的不同,看到的也不相同。

        萧炎真正感受到了生死决别,离别固然痛苦,但萧炎也明白了,这就是生命的魅力所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了最初的幻境,萧炎面前依旧是墓碑,依旧是他本难以接受的墓碑,不过此时萧炎迈动了他的步伐,朝着墓碑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了第一个墓碑,刻着他父亲的名字,萧战,看着这个墓碑,萧炎缓缓跪下,抬起手指,去轻触墓碑上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爹……对不起……”萧炎喃喃,这句道歉其实是说给他自己听的,但也是萧炎真正想对他父亲说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亲情无非就是陪伴……萧炎一生追求实力,似乎遗忘了太多,也辜负了太多,萧炎能够想象自己父亲谈论起他时自豪模样,但夜深人静的时候,他的父亲肯定会想到小时候的萧炎,因为只有那时,似乎才需要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难过的不是孩子的成长,令人难过的是张大的孩子展翅高飞,未来的路一直往前,本以为长大之后是保护,再回眸时,他们的身影已经苍老,最后只剩下了记忆和满是遗憾。

        萧炎抬眼望去,皆是他一生之中最重要的名字,那是刻在他灵魂中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尊上……您其中的意思是让我学会释然?”萧炎低着头,发丝低垂,眼神空荡,不知在思索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顾众生的身影缓缓伫立在萧炎的身旁,他的目光朝着前面望去,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释然了么?”顾众生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您看我现在的状态是释然的模样吗?”萧炎苦笑一声,跪倒在地,眼泪在眼眶之中打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太像。”顾众生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恕我没办法明悟子辰虚灵决的奥义,抱歉!”萧炎站起身,一抹泪水,猛的挥手,强大的灵魂之力一扫而出,似要直接离开这个幻境,萧炎不想回忆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萧炎在幻境中经历一次百年归尘,但这就是人的七情六欲,即便如此,萧炎依旧没有任何办法释怀,时间不会让伤口愈合,时间只会让人习惯了伤口上传来的疼痛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习惯并非愈合,所以萧炎没办法释然心里的伤疤,即便知晓自己的道或许会因为心境变化而走偏,可即便如此,萧炎变强的真正目的,依旧是为了守护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萧炎的道……守护!

        萧炎这一挥袖袍,墓碑散去,天地也是随之崩散,唯有顾众生依旧伫立在萧炎的身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过了九世,第一世字号无敌,一人之姿独战群雄,第二世精于算计,谋兵布阵,这第三世则是胆小异常,万事谨慎,事事求得安全法,第四世,性格爽朗为人老实,行事沉稳……第九世,也就是你……唯有守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每个人活着都有目的,为了财、为了力量、为了女人……为了一切一切的自我以为,我觉得什么都无关紧要,我只求我要,世界与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晓这样很自私,但我连自己小爱都没办法去保证,我如何去富泽天下,我做不到,我不是圣人,如果说这条路我完不成我想要的,我想我会毫不犹豫的斩掉前缘,成为尊上……成为三千世界的第一也并非我所需。”萧炎喃喃,声音有些许颤抖,但这就是他掩埋的心声,这一次他勇敢的将其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顾众生微微一愣……然后嘴角缓缓上扬,然后便是开怀大笑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做你觉得正确的决定吧。”顾众生缓缓的说道,萧炎微微一愣,周遭幻境彻底消失了,萧炎依旧还跪倒在地,好半晌才缓过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炎抹去眼角的泪水,缓缓站起身来,表情漠然,他知晓,他失败了,没有明悟子辰虚灵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失败了么……尊上?”真武声音响起,萧炎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也许就是当初的您给现在的您一个指示,也许这份功法斗技本就在尊上的身上,成功或失败只是我等认为如此而已,尊上步步为营,您有您的路。”真武继续说道,萧炎顿了顿,这一次在他的脑海之中有了一个非常大胆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斩……前缘?!

        放弃尊上的这个身份?

        萧炎思索,但是旋即苦笑,若是放弃尊上的身份,他恐怕在斗神联盟之中分分钟就被如蚂蚁一般捏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已在棋盘之中,如今的我恐怕也不过只是一颗棋子罢了。”萧炎独自喃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眉头一皱,似乎一切竟然都不在了他的掌握之中,自己……还是自己么?

        萧炎在思考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应该思考吗?那是自己的前世,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……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……自己?

        萧炎思考了一些他本不该思考的问题,可他越来越觉得失去了自我,这种感觉越加的强烈,也越加让萧炎恐慌。

        尊上已经陨落了,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在为他铺路,但萧炎对于尊上知晓的并不多,而且为什么要等第九世,而自己……真的是尊上的转世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仿佛是一个巨大的漩涡,萧炎好像漩涡里的一粟,不起眼的沧海一粟,如果自己真的是尊上的转世,为何前面八世都失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萧炎看到了一些他觉得不合理的东西,一路走来,的确让他披荆斩棘,但似乎一切都显得太过于顺利……仿佛这是注定的结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谁……我叫尊上?我叫顾众生?”萧炎眼神迷茫,脑海之中一片胡乱,但说出这两个名字的时候,萧炎却是有些抵触。

        转世看起来是极为缥缈的事情,萧炎完全被牵着鼻子走,这样的感觉已经开始令萧炎渐渐有些反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尊上……您怎么了……”真武看着自言自语的萧炎,许久之后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多谢前辈。”萧炎微微抱拳拱手,虽然他一口一个尊上,不过毕竟他已经是转世,这样的存在无论如何也算是他的前辈。

document.write(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