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赌场,澳门赌场官方网址

听书阁 - 都市小说 - 杨辰秦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叫什么名字在线阅读 - 第520章 艰难决定

第520章 艰难决定

        难道说,宇文斌脚下的那些人,全都是杨辰杀的?

        “宇文斌,你现在可有什么遗言交代,念及同一个血脉,我会代为转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辰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要杀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宇文斌恼怒道,一双血红的双目,死死地盯着杨辰,咬牙切齿道:“我可是你的大哥,你如果敢杀我,宇文家族绝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认为,宇文家族,还能阻挡的了如今的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辰陡然间暴怒,眼神中像是有两团怒火在燃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年,就是你妈,害怕我跟你争夺宇文家族的家主之位,蛊惑宇文高阳,将我和妈逐出了家族,甚至就连燕都,都不让我们待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妈甚至还派人追杀,如果不是我命大,恐怕早就被杀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,你跟我讲兄弟?你配得上兄弟这两个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至于你口中引以为傲的宇文家族,如今在我眼中,什么都不算,只要我愿意,随时可以将整个宇文家族覆灭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股滔天怒意,从杨辰身上弥漫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感受到这股怒意,宇文斌只觉得自己浑身冰凉,杨辰的话,更是让他内心震惊到了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能感觉到,杨辰说的都是真的,在他眼中,宇文家族根本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自从杨辰和他的母亲被赶出燕都之后,宇文斌就一直关注着杨辰,当杨辰入赘到秦家的时候,他忽然意识到,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,这辈子都废了,根本没有跟他争夺家主的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随后,杨辰忽然消失了五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调查了很久,可是一无所获,甚至一度认为杨辰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半年前,他偶然间偷听到,宇文高阳安排管家去江州寻找杨辰,并且接他回燕都,执掌宇文家族的时候,他都不知道杨辰还活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因为这件事,才让他意识到,自己的继承人之位,受到了很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他通过各种关系,想尽一切办法打压杨辰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出乎他意料的是,不管他出什么招,杨辰都能轻而易举的化解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杨辰踏入燕都,并且将他宇文家族的继承人之位被罢免,他才恍然大悟,曾经那个不被他看在眼里的家族弃子,竟然已经成长到可以威胁他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为时已晚,家主继承人的位子已经被罢免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因为这件事,让他受尽了屈辱,曾经主动跟他交好的那些人,一个个像是躲避瘟神一样躲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曾经拥有的一切,全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因为杨辰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要报复,要让杨辰彻底绝望,只有杨辰死了,才能平息他的怒火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到头来,他自认为很完美的计划,还是失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自己的生死,反而被杨辰所掌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宇文斌双膝忽然重重跪地,满脸都是惊慌失措,大吼道:“杨辰,我知道错了,求你放我一条生路,我发誓,只要你放过我,这辈子我都不招你,我会永远的离开这个国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宇文斌瞳孔中满是惊恐,然而杨辰的眼神平静如水,没有一丝波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宇文斌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,但是在他的记忆中,从未有过哥哥对弟弟的关怀,反而只有算计,甚至是想要他的命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任何感情的血缘关系,跟陌生人又有何异?

        一旁早就吓傻的周玉翠,此时更是瞪大了眼睛,吓得浑身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从未想到过,杨辰竟然是燕都八门之一,宇文家族的私生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不会想到,就是她眼中高高在上的宇文斌,此时竟然跪在杨辰脚下求饶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她内心只有一种无法言明的强烈悔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忽然在想,如果当初自己能好好的对待杨辰,又会是什么样的结果?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宇文高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杨辰没有任何犹豫,直接接通,并且按下了免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辰,求你看在我的面子,放过宇文斌,只要你愿意,就是做牛做马,我都愿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宇文高阳充满哀求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杨辰忽然觉得内心有股强烈的酸楚,这就是他的亲生父亲,当年只是别人的一句话,就要将他和母亲赶出家族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却为了宇文斌,哀求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杨辰很想大吼着告诉宇文高阳:“我也是你的儿子啊!为什么当年你能那么狠心,把我们母子赶出燕都?如今,却为了另一个儿子,求我放过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他不能,他是恨宇文高阳,是恨宇文家族,但是母亲生前,曾经比他发过毒誓,这辈子,都不能找宇文家族报仇,不能找宇文高阳报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仍然记得,母亲临死前,紧紧地抓着他的手,哭着说道:“辰儿,算是妈妈求你了,不管未来怎样,你都不能去找他报仇,不管怎样,都是他给了你生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妈可以恨他,恨他的狠辣和无情,恨他为了家主之位,可以抛弃我们母子。你甚至可以去恨他,但不能去找他报仇,因为,他是你父亲,你找他报仇,这是大逆不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你用我的名义发毒誓,这辈子都不许去找宇文高阳报仇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年过去了,母亲的话一直深深地刻在他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因为此,他虽然掌控了覆灭宇文家族的力量,也不肯对宇文家族动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辰,你在听吗?我真的知道错了,当年不该将你们母子赶出家族,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绝不会那样做,我错了,我真的知道错了,求你别杀宇文斌,求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宇文高阳的声音更咽,几乎都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跪在杨辰脚下的宇文斌,也是满脸不可思议,他从未想到过,宇文高阳会为了救他,而如此低声下气,甚至是在哀求。

        杨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眼神中多了几分挣扎和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宇文斌今日所作所为,都触碰到了他的底线,唯有死,才能消除他心中的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辰,我长这么大,还从没有见过爸求过人,我知道你对当年的事情有很大的怨气,可不管怎样,父亲终究还是父亲,兄弟还是兄弟,我们之间的血脉相连,就算是死,也断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你真的忍心,让爸如此低声下气的求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宇文斌咬牙切齿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杨辰满脸都是痛苦,一边是想要至自己于死地的宇文斌,一边是不断哀求的宇文高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本以为,自己可以狠下心来,毫不犹豫的杀了宇文斌,可当宇文高阳哀求自己的时候,他才意识到,自己并不能狠下心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母亲临死前的话,一遍又一遍的在他脑海中回荡,让他不要找宇文家族的人报仇,如果自己杀了宇文斌,算是报仇吗?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是宇文斌先挑衅自己的,拿自己的亲人威胁自己,如果他放了宇文斌,还有下一次又该如何?

        他并不是每时每刻都能保护在自己亲人的身边,一旦宇文斌再来这么一次,恐怕就不会像是这一次这么幸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脑海中,忽然出现了秦惜的面孔,又看到了笑笑的面孔,甚至是秦依的面孔。

        再看向倒在一旁,昏迷不醒的秦大勇,此时浑身都是伤势的样子,杨辰的心,渐渐冷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早就警告过你,宇文家族有什么冲着我来都可以,但是我身边的人,都是我的逆鳞,谁动谁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辰咬牙说道,终于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宇文斌满脸都是惶恐,他没想到,自己跪地求饶了,宇文高阳也哀求了,杨辰还是不肯放过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辰,我求你了,别杀宇文斌,我真的求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宇文高阳顿时急了,大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杨辰没有任何回应,直接挂了电话,一步步的朝着宇文斌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宇文斌浑身剧烈地颤抖,一边往后退一边惶恐不安地说道:“杨辰,我可是你的哥哥,你不能杀我!”

document.write(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