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赌场,澳门赌场官方网址

听书阁 - 历史小说 - 大唐从献药开始在线阅读 - 第195章 剽窃

第195章 剽窃

        见三个儿子,恭恭敬敬的听着,李世民说说教上瘾,忽然福至心灵,忙道:“笔墨伺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承乾等人一愣,随即就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定是父皇想到什么好句,要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是皇帝,这些诗句就算一般,但也可以流芳千古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唐诗风浓郁,作诗写赋,就好像喝水一样,再是寻常不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李世民这等爱好,三人都表示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多久,墨水研好,李世民挥舞狼毫,唰唰唰,没片刻就写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把毛笔放下,他看着宣纸上未干的墨迹,心里畅快。

        正要让內侍把宣纸拿起来,读给几个儿子听听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阵香风拂过,接着高阳已经跑到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亲,我今天见到了一个人,说了一句特别有名的话。而且非常有道理,若是有史官记录,一定能名锤千古。“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哈哈大笑,这哪个小子出的文采?

        倒是和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玉块,便打趣道:“有史官记录,便不是名篇,可也能名垂千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漱嘟着嘴道:“这不一样,他说的很有道理。就好像《论语》里的话一样,具有训叨人的作用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承乾打趣道:“阿妹,这是谁说的话,居然让你如此放在心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漱俏.脸一红,瞪了眼李承乾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年纪最小的李治道:“我猜应该是王勃所言。一定是阿姐和王勃说话,觉得人家文采飞扬,大呼有理,这才忍不住过来和父皇说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道:“高阳啊,你弟弟说的可有道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漱道:“是个小道士说的,特别的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道士?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一愣,尚未多说,李漱又说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写给你们看吧。看了这话,你们肯定觉得非常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拿起御笔,就要在宣纸上书写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宣纸上还留着李世民未干的墨宝,李世民见她皱眉沉思,不由满意的抚了抚胡须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里异常得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漱拿着毛笔在空中画了画,忽然抬起头道:“父皇,我好笑有特殊的能力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一脸懵逼,“什么意思?你还有特殊的能力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承乾等人也是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漱道:“是啊,我刚才想写的字,你看,我还没有写,它就出来了。也就是说,我只要想着我要写什么,它就会自动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又好气又好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个混丫头,这是你父皇我的字迹,怎么就成你的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漱也有些懵了,“这明明是顾道长说的话,怎么可能是父亲写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当时就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三个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指着李承乾三人,“这是不是刚才父皇写的?我还叫內侍研磨。明明是我刚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承乾等人在下首,李二高作上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是看到李世民写了,但写什么,怎么写,却是不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漱风一般的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拿起毛笔也是一通写,又说了那样的话.......

        三人赶紧上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承乾点头道:“这是父皇的笔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泰和李治也点点头,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松了口气,好笑道:“高阳,你再胡扯,也得有个上限,这是你父皇刚刚想到、刚刚写的。怎么就成顾道长说的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漱却是死脑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皱着眉头道:“不对,不对,这明明是顾道长说的。听他说了这话,我才急急忙忙的从文学院回来,告诉你,就是为了让史官载入史书,你们看看,这说的有没有道理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承乾三人,这才看向内容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只顾着看字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读完,三人自然又是一通马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皇,你是不是偷听了我的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解释这是自己的字迹后,没想到李漱又蹦跶出来这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父皇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道:“你去把顾道长给朕找来,我还就不信了,有人能和我想一块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就是一样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漱信誓旦旦的道:“我特意背诵好几遍,这才赶回来,不然也不会刚才和父皇说那些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怔怔的望着女儿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泰低声道:“阿妹,这是父皇写的,刚才当着我们的面所写。你应该还没有落笔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漱回过头,“理是那个理,我都懂。但问题是,这就是顾道长所说的啊,我从来不说假话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人哈哈大笑,年幼的李治道:“你就喜欢侃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闹了,这是父皇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完全相信,这几句话,一定能青史留名,成为名言警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可不能让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高阳太不靠谱了,哪有帮着外人挤兑老爹的?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漱兴奋道:“虽然你们说的都有道理,我也不知道,父皇怎么和顾道长就想一块去了。但其实还是有先后顺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隐隐感觉有些不妙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臭女儿从国学院回来,若是那顾宝真的说了,肯定在他之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臭女儿嘴巴大,出去嚷嚷两句,不是顾宝写的,也变成顾宝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立即喊了一声停!

        李漱眨了眨眼,看着父皇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承乾等人也乖乖的站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麻蛋,居然有人来窃取老爹的果实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想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李泰眉头一皱,问高阳道:“高阳,你说的那个顾道长,可是顾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就是给咱们母亲治病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泰: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吵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道:“来啊,去把顾道长找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內侍赶紧应了一声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见李漱想说话,忙道:“你先别说,那事且先不考虑。听说你在国学院统率群芳,想来文学素养也大有长进,今儿个趁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等李世民说完,李漱就干笑两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皇,女儿肚子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世民严肃的道:“这次不许走,每次不是屎遁就是尿遁,哪有这么巧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漱可怜巴巴的望着父皇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李世民怕她出去大嘴巴,把自己的成果,说给了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哪里肯放她走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宝接到消息的时候,心事重重,以为大限到了。

document.write(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