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赌场,澳门赌场官方网址

听书阁 - 其他小说 - 特工狂妃:残王逆天宠在线阅读 - 第四百三十二章:以伤接箭

第四百三十二章:以伤接箭

        楚玥璃和白云间的话,让所有大臣们顿觉汗颜。很显然,今天这事儿,是顾九霄无理取闹了。楚家三小姐不畏强权,不贪图富贵,不愿意嫁给顾侯成为未亡人,却要被这般侮辱,简直……丧心病狂!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唯有顾九霄心如明镜。楚玥璃和白云间关系非比寻常,明明是奸j夫f淫y妇f,却要装出一副大意凛然的模样,简直……无耻至极!

        顾九霄怒火攻心,再次挽起长箭,对准了二人相交的手!

        长公主大惊,忙喝道:“九霄!不得放肆!”他射杀一个不懂孝顺的庶女,可以,但若是伤到白云间,那可是在伤害皇子,就算皇上再疼爱顾九霄,也会翻脸无情。皇家威严,不容挑衅。

        顾九霄被长公主喝醒,就算再恨,也知道有些事不能做。否则,没有回头路可走。他刚准备放下箭,却觉得胳膊肘一麻,当即失了掌控箭羽的力道,那只长箭,直接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楚玥璃和白云间本是可以躲开的,然,楚玥璃却突然反手握住白云间的手,迅速转身,挡在了白云间的身前。一瞬间,白云间明白了楚玥璃的用意,却已经来不及阻止。

        冷箭入肉,楚玥璃用后背的伤口处,接住了那只箭。

        白云间的眸子一缩。他想不到,楚玥璃竟然如此决绝。若拿捏不好位置,这一箭,岂不是要白受?!这个胆大妄为的女子,竟对自己如此狠!难道她不晓得,她的每一寸肌肤,都属于他,他不需她这般伤害自己!

        白云间第一次清清楚楚地表现出愤怒之意,一手揽着楚玥璃的腰肢,举目看向顾九霄,眸光沉得骇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顾九霄的呼吸一窒,下意识地要冲过来看看楚玥璃的伤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一声女子的尖叫响起:“啊!”但见顾喜哥一路狂奔而来,探身出桥,喊道,“阿璃姐姐!”

        楚玥璃两眼一闭,倒在了白云间的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喜哥喊着“阿璃姐姐”,就要往下跑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公主一把攥住顾喜哥的手腕,道:“快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喜哥瞬间泪流满面,举起另一只拳头,照着顾九霄的胸口,就是狠狠一捶,喊道:“你为何射阿璃姐姐?!你忘了,你曾和我说过,阿璃姐姐救过你!你没良心!没良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九霄如同木头般,任由顾喜哥捶他。他想起了乞巧节当晚,楚玥璃站在高处,用一只弹弓,将齐鸣花等人纷纷击退。她向他伸出手,拉着他登上大石,惬意的狂奔而去。他似乎还记得那晚风的味道,以及某种感情吹进心里的感觉,却……物是人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说自己的胳膊好似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,然,当时,他身后无人。就算他说出来,也无人会信,只当他是害怕了,想要推脱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顾九霄的唇动了动,终究没有说出一个字。他只能看着白云间扔掉手杖,抱着楚玥璃,沿岸,迎着众人视线,一步步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抱着楚玥璃,他胸口的伤口崩裂,鲜血透出白色的衣袍,于胸口绽出一朵妖艳的曼珠沙华。甲行有心接过楚玥璃,却晓得白云间不会放手,唯有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公主回过神,道:“快!叫许太医!快快,请六王爷去处理伤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九霄本以为白云间受伤,不过是场戏,然,血透衣而出,让他的怀疑变成了疑惑。难道,白云间真受伤了?!

        顾管家听见吩咐,立刻引领着白云间去最近的房间处理伤口。

        白云间本想一走了之,却着实担心楚玥璃的伤。再者,楚玥璃遭此罪,不过是为了将自己开脱出来,为原本的伤口寻个冠冕堂皇的借口。他,不能辜负她,亦不能让她白白受伤。

        白云间抱着楚玥璃进了屋,却在门口停下,道:“喜哥,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云间叫人,定是要让顾喜歌照顾楚玥璃,长公主没有不放手的道理。再者,白云间能留下,已经给了缓和的余地,长公主绝不可能在此时违逆白云间的意思。长公主一松手,顾喜哥就直奔楚玥璃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顾九霄很想冷笑一声,骂顾喜哥是个傻子,为杀哥仇人瞎操心,不过,这话他绝不会说出口。他的脚有些不听使唤,下意识地向着楚玥璃所在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公主怕他再闹,立刻吩咐道:“武重,送九爷回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九霄脚步不停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公主眉头微皱,道:“九霄,不要再胡闹了。博夕薨了,你心中痛苦,本宫晓得,任你宣泄一二尚可,却不能因一名女子,与云间闹出误会。你清醒清醒,等会儿再和云间把话说明白,别误会才好。”长公主这话,既是说给顾九霄听的,更是说给陶公公和所有大臣听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武重拦下顾九霄,道:“九爷,请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九霄闭上眼,深吸一口气,转身往后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武重紧随其后,既是保护也是监视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公主有心去和白云间说几句话,却晓得他未必会见她。众目睽睽之下,她的脸就没处放了,于是只得先去招待其他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顾侯薨了,各位王爷陆续到了,长公主打起精神,拿起架势,招待起大家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间里,白云间将楚玥璃放在椅子上,扶好,对顾喜哥道:“许太医是男子,不方便为三小姐查看伤口,你先帮她把箭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喜哥当即哆嗦起来,磕巴道:“我我……我不敢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白云间道:“试试,你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喜哥伸出颤抖的手,尚未抓住箭,就昏睡了过去。白云间收回捏住顾喜哥后脖子的手,对甲行道:“把喜哥抱床上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甲行依言而行。

        白云间垂眸看向楚玥璃,楚玥璃的唇角一弯,露出一记虚弱却开心的笑,缓缓睁开眼,看向白云间,低声道:“被你抱着走,还挺舒服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云间蹙眉道:“再敢如此行事,腿打折!”

        楚玥璃道:“正好,和你一对儿。别打错腿,我喜欢和你一摸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云间真是被楚玥璃气到了,直接两手用力,扯开她后背的衣服,露出血淋淋的美背。

        楚玥璃吃痛:“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白云间的手立刻变得轻柔起来,口中却道:“你还知道疼?!”

document.write(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