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赌场,澳门赌场官方网址

听书阁 - 都市小说 - 鸾凤长吟在线阅读 - 第二百五十四章 深渊

第二百五十四章 深渊

        出了园子,巧玲捂着胸口大口喘着气:“刚才真是吓死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赤璃拍着胸口吞了吞吐沫道:“我才快要被吓死了,皇上看起来好凶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巧玲大吸了几口气道:“皇上平时从不和宫女说话,方才一定是见你的装扮不像是宫里的人所以才多问了几句,咱们赶紧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赤璃见她两手空空,一拍脑袋道:“花!咱们的花忘了拾”

        巧玲扯了扯她的衣裳道:“咱们先回宫去回头我再来摘吧,现在皇上还在园子里头我可不敢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是,我也不敢”赤璃顺了口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或是受了些惊吓,一路上两人都不再多语,只疯狂地迈动着脚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短暂交集的画面如一张巨大的网,将赤璃缠绕在其中越勒越紧令她几近窒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别两年,在她毫无准备之际命运又安排她们相见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张刻在她心里活在她梦里的面孔依旧如昨,若不是那陌生冰冷的眼神,她甚至怀疑方才那一幕是不是自己做的一场白日梦。

        景福宫内,许娟一见女子进门立刻撇着嘴道:“你可回来了.”语气中似有几分埋怨撒娇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赤璃赶忙放下包袱一脸担忧地朝她走去:“娘娘可是哪里不适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娟见她这般不经逗,噗地一声笑了起来:“本宫吃惯了你做的东西,你不在这几天吃什么都没胃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赤璃听闻松了口气:“千儿今晚给您做鳝鱼羹,保证您爱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光这名字就勾起了本宫的食欲。”许娟看着她挂在耳鬓的汗珠道:“你怎满头大汗?”

        赤璃尚未作答,只见巧玲上前一步道:“娘娘,方才奴婢领着千儿姑娘回来时遇见了皇上,皇上还对千儿姑娘询问了一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你们遇见了皇上?”许娟饶有兴趣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巧玲点着头道:“皇上一听千儿姑娘是入宫伺候娘娘的便多问了几句。可见娘娘在皇上心中是格外有分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娟轻嗤了一声对巧玲道:“嘁,皇上都未正眼瞧过本宫,又何来分量之说。你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巧玲自知讨了没趣,沮丧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娟转身拉着女子的手坐下道:“这趟回去可开了新药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千儿将娘娘的状况告诉师兄后,他又给您重新开了方子。”赤璃从袖襟中取出一张纸来:”麻烦的是,上面有两味稀缺的草药铺子里没有.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娟笑道:“这有何麻烦的,太医院里头什么名贵罕见药材都有,你若需要尽管去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那千儿明日就去取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入夜后,赤璃回到偏苑小屋后终于有足够的时间去计划下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为了防止叶国因冗兵引发内乱,必须尽快将兵部尚书谎报军情一事告诉叶隐修。而思来想去,险要解决这件事只能寻求叶文渊的帮助。

        文祥殿与景福宫相隔甚远,若是她无端出现在那里难免太过引人耳目。而太医院与文祥殿只隔一巷,所以想要在避人耳目的前提下接近叶文渊,她必须先在太医院混个脸熟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阻止征兵,她还要想办法对付李美人以及她身边的那个名叫琛儿的宫女,只要将这二人剔除,便是等于折断了萧无惑的一支翅膀。

        如墨卿所言,许娟要确保那疱疹久治不愈,就需日日用药使其溃烂。而这药自然不会是宫里的,既然不是宫里的就要有人从外头送进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赤璃心生一计微微勾起嘴角。

        ***

        日落时分红霞漫天,秋月宫冷清的院落里站着一个面容憔悴身形枯瘦的女子。她仰起头看着橘红的天空,眼神呆滞似一株没有灵魂的植物.

        琛儿见她呆立,低声道:“主子,外头风大您快些进屋吧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芊芊微张双唇呼出一口白雾:“这几天有峰哥一定已回了弘城,可即便我们的距离这么近却连一面也见不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琛儿安抚道:”李将军一定也很想与您相见的,只是身不由己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芊芊收回散落的目光超屋子走去:“呵,后宫里的官家女子常有家人探望,若他真想见我总会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屋门吱呀一声被推开,琛儿见她情绪低落开口道:“我听说杨将军升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子浅浅一笑取过杯盏:“叶国大夏将倾,即便是做了上将军又有何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王爷收了叶国,您就能与将军团聚了。”琛儿说着取出药瓶:“我替您滴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芊芊替自己倒了杯水:“我已经等了很久了,不知道可还有命等到那一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琛儿无心理会她的抱怨拔开瓶塞又重复道:”我替您滴药吧.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芊芊冷眼望着面前的女子:“连我喝口水的时间都等不及了么?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看我痛苦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琛儿眉头一紧将瓷瓶放在桌上揣着手儿道:“我知道你心里头不舒服,可咱们一样都是在替人做事你又何必拿我撒火?再怎么说我也算是王爷的亲信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芊芊抬起双眸冷冷一笑:“这里是秋月宫,你莫要忘了自己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琛儿目露鄙夷嘲讽之色缓缓坐下:“我看是你忘了自己的身份,咱们在这里不过是逢场作戏,你还真当自己是主子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芊芊本就心情烦闷现又被人讥讽,气愤难耐下她起身指着宫门呵道:“你给我出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琛儿悠闲地翘起二郎腿不为所动:“眼下局势紧迫,我劝你还是耐住性子以免玩火自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芊芊突然笑了起来:“你这是在威胁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笑声让琛儿感受到一股寒意,她起身拍了拍衣裳道:“李大小姐,你我目标一致你又何须对我横眉冷对,等事情结束了咱们各走各路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,这药呢您爱用不用我也没资格强求,只是好心提醒您一句咱们所做的一切最终可都是为了自己,您也是聪明人,其他的话我就不说了。”说罢抬脚出了屋门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身后的人猛地将门关上,发出巨大的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琛儿回眸望了望暗自思量,这女人是越来越沉不住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将人赶走后李芊芊闷闷地跌坐在椅凳上,眼泪噗噗地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心里的委屈没有人会理解,更没有人会心疼。这些年,她靠着自己对爱情的信念和回忆里的温暖一路苦撑,可却得不到一丝安慰与关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深爱的男人连一封书信也未曾传来,有时她不禁怀疑,在他心里倒地可还有她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烦躁之际,她抚摸着摆放在桌上的经书只觉得炙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若真有轮回,她这一生所造的孽不知最终会将她带入怎样的深渊。

document.write("